• 当前位置:
  • 行业新闻
  • >>
  • 苹果困局波及产业链 鸿海掌门人郭台铭遇转型难题>>文章正文
  • 苹果困局波及产业链 鸿海掌门人郭台铭遇转型难题
  • 作者: 发布人:家电资讯网 出处:时代周报 时间:2018-12-06 浏览:0
  • 今年8月2日当晚,苹果收盘价较前一日上涨2.9%达到200.58美元/股,市值首度突破万亿美元大关,也成为全球第一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不过令苹果始料未及的,是其在万亿美元市值的宝座上,仅仅停留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就被微软无情夺走市值第一的王位。包括高盛、摩根在内的多家投行纷纷调低对苹果的预期。究其原因,正是苹果新近发布的史上最贵iPhone销量不佳大幅砍单的消息屡屡传出。

      苹果的“失速”,很快波及“靠吃苹果长大”的供应商们。全球范围内的多家“苹果概念股”相继调低业绩预期,有厂商更是提前陷入裁员、停工的寒冬潮。

      苹果最大的代工厂、全球员工超百万的鸿海集团自然首当其冲。

      11月20日,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海集团”,股票代码2317.TW)报收71新台币/股,市值跌至9842亿元新台币,自2013年11月以来首次失守万亿大关。与此同时,鸿海集团还陷入了裁员风暴。

      经济学家宋清辉直言,在iPhone消费需求疲软之际,富士康的境况反映出全球电子产业陷入了恐慌。

      为了摆脱“成也苹果,败也苹果”的命运,过去几年,鸿海掌门人郭台铭一直试图撇去代工标签,潜心织下了一张“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的大幕,欲带领鸿海帝国转型高科技平台。

      郭台铭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制造业就像是一个鸡蛋,如果外力进来,则会将鸡蛋给打破;如果力量从内部产生,蛋壳打破后,就会诞生新的小鸡。郭台铭如何孵化鸿海帝国的新力量?

      鸿海步入低谷

      11月下旬,鸿海精密发言人邢治平一周之内两次出面紧急灭火辟谣“鸿海危机”,显得有点焦头烂额。

      先是彭博社新闻称其取得鸿海内部备忘录获悉,鸿海预计2019年将临严峻困境,计划于2019年大幅削减890亿元新台币费用,约合200亿元人民币。紧接着又有消息“补刀”称,鸿海计划在今年年底前裁员10万人,相当于裁掉10%的员工。根据传闻,鸿海的裁员潮甚至蔓延至美国,鸿海两家子公司Q-Edge和Foxconn/Hon Hai Logistics California的100多位员工也难以幸免。

      对于“减费”计划,邢治平在公开声明中并没有全盘否认,而是着力强调了几个重点,包括“调整是每年经营规划的一部分”“范围不仅局限于鸿海精密,还包括泛鸿海科技集团体系总共数百家关系企业”“费用缩减主要针对经营绩效未达目标事业单位以及获利表现不如预期的对外投资,以及涉及如行政、事务、物流等周边费用,但不包括集团研发及新产品开发支出”,“鸿海积极往工业互联网应用发展”,以及“未来还将增加研发经费,推动最新世代的科技研发和新产品开发”。

      对于美国子公司裁员,邢治平则表示是由于部分客户产品策略的改变,鸿海于美国印第安纳州子公司的组装业务近期将进行组织调整。

      而郭台铭则在日前的一次采访中否认大幅裁员的传闻,同时强调不会削减研发开支,“至少到明年1月前,我们的业务发展势头会一直保持很好的状态。”

      而苹果大幅砍单的传闻,被视为是鸿海屡陷裁员风波的原因。业内消息指出,苹果此前已告知鸿海和华硕两家大厂,暂停为iPhone XR新增专门生产线的计划。而鸿海最初为苹果的XR型号准备了近60条组装线,但最终只使用了大约45条生产线,因为不需要生产那么多的苹果。

      尽管郭台铭仍旧看好鸿海的涨势,但资本市场却显然投出了不信任票。

      12月3日,鸿海股价报收73.1元新台币/股,从年初的百元大关已跌去超过两成。而据记者梳理获悉,去年鸿海的最高市值一度突破2.1万亿新台币,最低也有1.4万亿新台币。随着市值距巅峰时刻蒸发一半,鸿海也坐失台股第二的宝座。

      而令外界更为焦虑的则是鸿海的业绩。

      鸿海精密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业绩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鸿海精密总营收为3.5万亿新台币,同比增长17%;净利润为659亿新台币,同比微增3.4%,净利润增幅远小于营收增幅。此外,应收账款净额为9973亿新台币,同比大幅增长57.5%;存货水平为7242亿新台币,同比增长39.4%。

      值得注意的是,鸿海精密今年1–9月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1103亿新台币,去年同期现金流则为203.7亿新台币。经营净现金流由正转负,造血能力大幅下降令人吃惊。财报显示,经营现金流减少系应收账款及存货增加所致。

      与此同时,鸿海精密自2013年起,近5年营收分别为3.26万亿新台币、3.4万亿新台币、3.64万亿新台币、3.3万亿新台币以及3.12万亿新台币,综合损益则由2013年的1306亿新台币、1824亿新台币、1233亿新台币、1211亿新台币,滑落至去年的786亿新台币,年营收和年度净利润均在去年创下近5年新低。

      郭台铭力推转型

      实际上,尽管股价业绩眼下并不尽如人意,但郭台铭仍坚定表示看好鸿海未来的成长。其原因就在于,在郭台铭的谋划中,鸿海系有三大抓手催生的三大成长机遇。

      首先,尽管苹果新机种销量不佳,但iPhone8等旧机种的需求还算火爆,而这些也是富士康代工生产。数据显示,目前鸿海在全球代工领域排名第一,市占率占近4成,拥有一流的精密制造优势。

      其次,鸿海旗下工业富联(601138.SH)被郭台铭寄予重望。富士康早在三年前就开始着力研究“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并于2015年成立了工业互联网企业工业富联。此前工业富联作为“独角兽”曾创造了36天A股过会的最快纪录,但上市之后股价却长期处于破发水平,备受质疑。

      今年前三季度,工业富联营收2839亿元,同比增长32.09%,扣非净利润98.63亿元,同比增长5.11%。

      郭台铭在近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坦言,不应过多地关注市场股价,而应该看到,消费互联网已经走到了巅峰,工业互联网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

      实际上,郭台铭也正在通过发展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来改变公司低毛利率的现状。在鸿海集团2018年股东大会上,郭台铭就曾公开透露,鸿海在十年前就决定要用机器人来取代人力,公司内部计划在五年内,将工人裁减80%。为此,在工业富联270多亿元的募资投向中,有51.08亿元将投向高端手机精密机构件智能制造、无人工厂扩建项目。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工业富联在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等业务均保持快速增长。长期来看,5G需求持续增加,将利好其相关业务的成长。

      值得一提的是,下半年以来工业富联接连两次发动人事变动,起用了两名技术型专家担任高管,外界认为其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转型的决心和力度。

      然而,鸿海的工业互联网转型之路和落地发展仍旧存在巨大挑战,有业界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工业互联网还没有成熟的架构和大场景支撑,即使德国西门子、美国GE等公司也还只是处于初级发展阶段。郭台铭能带领工业富联在工业互联网的漫漫征程上走多远还需时间观望。

      除此之外,鸿海集团几经波折拿下的日本夏普,目前综合控股44.55%,这笔投资也已经开始盈利,除了每个季度给鸿海带来稳定的投资收益之外,夏普在面板和AI等技术上的积累也将助力鸿海发展,两者宣布将共同开拓8K和5G生态圈,鸿海在广州大手笔斥资建造的面板厂预计将在2019年开始投产。

      在今年股东大会上,郭台铭还多次向小股东宣誓,鸿海已经制定了未来三年的工作计划,同时在云计算、纳米、大数据与AI结合的制造新技术投入,提升全球竞争力。

      郭台铭表示,除了在全球建立高速运转云端中心,未来鸿海集团还将在5年之内投资百亿,在全球陆续成立工业互联网人工智慧应用实验室、机器人研究院等。“鸿海必须以跨厂区、国际化的运作模式,开发工业物联网的实际应用,加快转型科技平台公司。”


关注微信公众号:GN_heacn 中国家电资讯专业平台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 验证码:
关注排行榜//